新闻中心
 
 
陈凯希:功不可没 前劳工党员成就海鸥
Apr 28, 2015
来源: 中国报
 
 
陈凯希从政治家变成一名成功企业家,多年来都秉持着『取诸社会,用诸社会』的精神,希望把最好的产品和服务给予民众。
 
报导:甘安琪
 
 (吉隆坡28日讯)“如果没有这批社会主义工作者,就没有今天的海鸥。”
 
 海鸥集团于1975年成立时,因积极引进并销售中国产品,成为当时我国第一家纯销售中国货品的杂货店,从当初面对资金严重不足,到现在成为上市公司,所有成就必须归功于当初一起打拼的前劳工党员。
 
 海鸥集团今年迈入第40年,海鸥创办人兼集团董事经理陈凯希忆述起创业点滴时说,该集团并不是一般纯粹为赚钱的机构,而是为帮助并提供就业机会给老朋友而创立。
 
任劳任怨不放弃
 “当时机构里有大部分要员都属前劳工党党员,且很多都曾是被扣留的人士,他们被释放后不容易找工,所以我们就召集大家齐创业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为往后安定生活而努力。”
 
 他接受媒体联访时说,由于一开始并没有足够的资金,因此公司只能发薪给少数人而已,而其他人都是自愿、自觉的来帮忙,任劳任怨,即使从早做到晚,都不曾放弃。
 
 “他们有些帮忙打点,有些负责出主意,部分则负责搬搬抬抬,大家都做应该做的,并暂时解决了没有资金僱人的问题。”
 
 海鸥集团为了筹得更多资金,积极邀请周围的人成为股东,最后只筹得16万8000令吉,但由于168在华人社会里,寓有“一路发”之意,大家都觉得有好意头,一定会取得成功,因此股东凡事都会给予大力支持。
 
 陈凯希当时只觉得这是偶然,但却意外发现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会神奇并顺利地迎刃而解。
 
 “我们是搞政治与社会工作的人,是无神论者,不会迷信,但不知为何组织每次出现问题时,最后都不会成为坏事,而是化为好事,所以每当这组织面对挑战、困难或挫折时,最后都会过关且越办越好。”
 
中国采购货品过程艰辛
马来西亚与中国于1974年5月31日签署联合公报,正式建立邦交,而海鸥集团适时决定举办“中国热”活动,售卖中国产品,但在前往中国采购货品时却面对种种挑战。
 
 “马中建交并没有把中国整个市场开发,要去中国采购产品是非常困难的事,你需获得中国政治部的批准才能去,到了中国又只能在特定地点采购,回国后还需跟中国方面报告所有销售情况。”
 
 陈凯希透露,幸好当时有许多战友拔刀相助,按照公司要求前往中国,进行签约仪式,过程虽繁杂艰辛,但该些产品最後也成了国内受欢迎的产品。
 
 海鸥集团就是靠著这些受欢迎产品,如灵芝酒、蚕蛾公酒、巴戟酒等,打响知名度,而後期越战越勇,开始销售更多元的产品,包括药、成药、草药、白酒、药酒及茶等等。
 
 “海鸥集团也经历了几段转型过程,它从零售商、批发商、进口商,也积极争取成为产品总代理,成为单独卖某产品的公司,这时的海鸥集团才真正进入稳定期,并于1996年成功上市。”
 
拒绝具风险发展机会
陈凯希坦承,为了让公司稳定发展,他早前拒绝了很多具风险的发展机会,就是不希望一失足成千古恨,让公司全军覆没。
 
 “我不会冒险涉足于我不熟悉的领域,只是在很保守的情况下经营公司,现在公司上市后,就必须遵守上市条规来营业,公司已不是‘人制管理’了。”
 
 他希望新一代能在未来抛开保守枷锁,谨慎大步走出去,提升并扩大产品项目。
 
 海鸥集团将于4月30日,在万达酒店(One World Hotel)举办40週年庆晚宴,并会邀请中国供应商、员工及股东等共襄盛举。
 
 他也说,海鸥集团今年将会派发100%股息给每个股东,以报答他们这么多年来的贡献。
 
 “公司上市后,至今共发出了2亿令吉股息,公司市值为5亿令吉,公司也把平均赚利的52%,回馈给股东,”
 
积极参与公益事业
陈凯希说,海鸥集团至今未忘记公司最初的宗旨,即要体现“取诸社会,用诸社会”的精神,因此公司积极参与公益事业,也希望将公司盈利回馈给股东。
 
 “就算我们那时只有16万8000令吉的资金,但我们还是捐助了4000令吉给巴生4间独立中学,这也使得许多社会名流,特别是文化界人士,如已故华教鬥士拿督沈慕羽及华教元老陆庭谕等,都赏脸出席海鸥集团开业典礼。”
 
 海鸥就在开业后,马上就与文教界建立起关係,且在40年来不断给予金钱捐助、赞助、物资赠送、参加所有慈善活动,至今共捐助了2000万令吉。
 
 他说,这就是海鸥最大的特点,就是希望与社会衔接在一起,所作所为都必须跟社会利益有关联。
 
 “我们这么多年来,慈善工作不曾间断过,公司上下也秉持著‘取诸社会,用诸社会’理念,我也引以为傲。”
 
未来将会全面改革
陈凯希透露,海鸥集团过去40年是属“黄金40”,并会把下一个40年定为“钻石40”。
 
 他续说,未来公司将会全面改革,很多产品都会重新设计与提升,而产品价格也肯定会有所变化。
 
 “以往中国产品来货成本低,价格相对也会便宜,但时代已不一样,加上通货膨胀及消费税落实等因素,为了生存,公司必须调整所有产品价格。”
 
 他也说,往後集团业务将交由新一代去策划和进行,在一定的基础上,重新整顿、改革及提升,以符合未来趋势,届时新一代领导层会进行一系列转型。